据说 ,王功权和那创始人喝了3小时的二锅头,临别之时塞给他第三张纸条 ,“1、兑现以前对下属的承诺;2、设立董事长基金,再拨两个人过来做助手 ,有钱 、有人好办事;3 、与新总裁安排好手下的退路,例如‘张老三 、李老四是不能动的’”。